HOT

草間∞彌生 - 全球首部紀錄電影

中陽藝術 Dali Art Gallery

中陽藝術於 2018 年 7 月成立,座落於台中軟體園區中匯聚多元藝文精萃的「Dali Art藝術廣場」。畫廊有兩個主要空間,共提供約 500 平方米的藝術鑑賞體驗及購藏諮詢服務。

中陽藝術致力於促進華人大師經典、亞洲現當代藝術與西方現當代藝術的交融,以成為連接國美學際視野的重要紐帶。

秉持著精緻藝術與生活設計推廣耕耘的宗旨,透過多元整合策劃執行藝術展覽、藝術品收藏及投資諮詢、藝術衍生商品開發、公共藝術規劃、藝術推廣活動講座、以及企業專案合作等,提供專業完整的策展服務與美學體驗。

相關典藏

我們持續將典藏藝術品,策展一系列交流活動,請密切注意相關訊息...

目前規劃 藤田嗣治、貝納爾,畢費、奈良美智、KAWS等藝術家的作品,
現代和當代藝術流派交叉混合,
展現亞洲和西方藝術家作品的全新發展;
希望帶給各位藏家特別的視覺饗宴。

知己
油彩 畫布 / 1926
54 * 65 cm

藤田嗣治

藤田還運用浮世繪中的單色調手法處理畫面,為取得潔白無瑕的色調,以鉛白打底、滑石粉混合顏料,再用細砂紙打磨表面;取得大面積的乳白色凸顯出頭髮的色澤,為作品賦予獨特性。他將日本浮世繪版畫的傳統細線條與西方明暗對比手法融合再一起,以浮世繪中”暈色”技法,用傳統毛筆選取暖灰為中間色,營造出身體立體且具有微妙起伏之態,極具東方女性的溫婉優雅,同時令畫中女子肌膚呈現出嫩白皙的效果,增強了可觸感,而這些裸女肌膚的顏色,也被稱為「藤田白」, 作品”知己”運用水墨、油彩等多種混和材料,在油畫中使用日本的筆墨,更能在媒介工具上打破日本畫與西洋畫的界限,達到貫穿東西的精神境界。被國際認為是以日本傳統筆法繪製出的西畫人物,具異國情調,也非妖艷異常或寡淡樸素,在西方藝術界廣受稱讚。

Douarnenez大港的碼頭
油彩 畫布 / 1972
89.7 * 130.2 cm

貝納爾 畢費

在七八年代,貝納爾,畢費畫著表現主義風格的畫作,不斷地在風景、帆船、人物、自畫像及靜物;這些對象中轉換,此件正是畢費在壯年時期創作一系列船系列主題的其中一幅作品。作品「Douarnenez大港的碼頭」,從近景、中景推向遠景,毫無陪襯人物一片靜默沉寂的氣氛,而以對比反和諧的色調加上白色的浮光掠影,試圖釋放內心冷酷無情與悲愴的虛無感。畢費的畫風特徵在於利用大膽且銳利的黑色線條來構圖,而重疊的黑色線條讓觀賞者們在一瞬間感受到強烈的視覺空間變換,描繪建築的線條呈現微妙的層次,也使作品產生了奇妙的遠近感,乍看之下建築物好像由前方往後延伸。深色粗黑線描繪建築體,形成一種充滿力度的結構。而船隻以慣用白灰底色襯托強烈綠、黃、紅等色,使畫面張力十足。黑色與褐色再配上銳利的黑色線條,除了完全呈現出自己的畫風外,也同時看出畢費否定「理想化」的表現。

星島
44/100版 絲網版畫 /2003
30.2 * 30.2 cm

奈良美智

奈良美智以自己特別鍾情的創作語言-- 星星為題;結合最具識別度的創作符號-- 斜視眼神的小女孩,以及小狗和玩偶。此作一貫以簡化繪畫背景的敘述,將背景塗成平面,僅僅凸顯畫面中的小孩與動物等豐富主題,更凸顯藝術家融合暴力冷漠和天真無邪於一體的特性。

Doggy Radio X Rimowa Case
FRP(狗)/鋁合金(旅行箱) / 2011
42 * 22.5 * 29.5 (收音機) / 53.5 * 27.5 * 42.5 (旅行箱)

奈良美智

出生於日本青森縣的奈良美智把小狗命名為「Aomori-Ken」,意譯就是青森犬,牠在奈良美智的作品中也擔當着重要的角色,因為青森犬似乎也有自己的性格和經歷,牠不只是小森的玩伴,反而也有自己的感受,小狗在奈良美智的不同作品中亦以不同的形態、神情出現。

UPS & DOWNS
100版 蝕刻版畫 / 2013
93 * 62.2 cm * 10

KAWS

KAWS的創作從傳統普普藝術出發,同時也從卡通與藝術史汲取靈感。其最為知名的作品包括以「X」作為眼睛的人物系列及標誌性的元素,從中傳達人類本質的普世意義。作品「UPS&DOWNS」具有極高的辨識度及活力風格;KAWS藉由描繪海綿寶寶的卡通形象經過KAWS的再創作融合了藝術家獨特的藝術語言。隨後,KAWS用硬邊線條和飽和色彩解構人物形象,將之轉化為建立在抽象傳統之上的藝術形式。KAWS刻意讓作品以區塊的方式稀疏地分布,卻仍然可組成不同圖樣的抽象。將之轉化為建立在抽象傳統之上的藝術形式。KAWS運用這樣一種藝術性的哲學語言。不僅打破了藝術之間的某種階級性,也旨在打破社會階級之間的界限。如此他在卡通形象的基礎上創造後,人們不會把它當做純粹的玩具商品,而是藝術品。

似曾相似
壓克力 畫布 / 1977
77 * 101 cm

丁雄泉

丁雄泉喜歡用彩筆把女人的媚,柔,豔,情都畫了出來。在畫面上,他擅用鸚鵡,花朵,貓兒來襯托女性的嬌媚與溫柔。如果說顏色是春天的代表,那麼丁雄泉的作品就是春天萬物的縮影。在他的筆下,春天的花朵似乎特別嬌豔,春天的鳥鳴似乎特別悅耳,春天的女人尤其更風情萬種。這幅《似曾相似》的構圖裸女形象於中央,透過大面積的平塗,再輔以顏料潑灑的方式,讓畫面具協調感,並充滿熱情與活力奔放的特質。